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教师之家

找回密码
注册
搜索
查看: 761|回复: 2

那堂课那些碰撞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11-4 19:03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下课的铃声早已响过,该走的走,该忘的忘,该散的散。
但是那45分钟看似很随意的挥洒,其实是经历了很多思想的碰撞,方以一个谁也无法完全满意的形态,呈现在诸位老师的面前。这中间有很多曲折、很多取舍、很多决断,现在逐一道来,或许可供大家作为今后研修的正面或反面的教材。
1、我为什么敢接第一课?
不全是“勇”,是因为最初建源老师强调的是“从材料的角度而不是写法的角度”。正合我意。虽然我刚来工作室,可是因为我在做的一个县小课题“农村中学如何提高中考作文复习的有效性”,我的解决之法就是“找米”,就是以“我”为圆心,以中学生应该有的生活、思想、情感为半径,划一个圈。但是金扬组长很快补充了第二条要求,基于课内阅读。这个让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。反正离开课早着呢。我也不急。很快建源老师就发来了课件《作文教学的困境与愿景》。我是一个很容易受刺激的人,当时第一直觉就是里头改写的例子特别有方向感。然后灵光一闪,本老师最厌烦的是《回忆我的母亲》,为什么不带领学生,把它改出点趣味。然后第一稿的教案出世。其实都不能叫做教案,只是一些朦朦胧胧的想法。我也懒得细化,等着被人家批得差不多了再改也不迟啊。
2、龙岩那三天我怎么学习的?
临行前特意去听了晓霞老师的课,觉得她基本功真好。我当时默默发誓,到我上公开课时绝不板书和朗读,让她自己独自美丽独自寂寞(事实上,开课那天这点我是执行得最坚决最彻底的)。那天因为要回家准备行李,也没有参加评课了。但是开溜之前被建源老师逮住了。扔下一句很重的话,“这次学习你任务最重,回来一定要上出一堂能引领方向的课”。我本来因为出行而雀跃的心,一下变得沉重起来。一路上,春阳老师的油耗要是高了,不关我事。
龙岩听课,我真的很认真,除了不做笔记。培欣老师的笔记特别详尽,我有靠山。我不太关注名师们的得失,评课也轮不到我。我只是想找到,或许我可以用的东西。余党绪老师的课坚定了我“改写”的决心,也提醒我学情可以颠覆一切。何捷老师的课,让我有了把课堂整得欢乐点的想法。吴琳老师的课,让我觉得当堂展示学生的写作成果是个不错的选择。甚至,包括麦克风的运用细节,我都会设身处地想想。期间,同行的两大美女,建萍老师和淑芳老师开始很热心地给我出点子。南隆老师、春阳老师、章汉老师和至善老师更喜欢发表他们听课的感受。我感受着他们的感受,俨然自己也有了点感受。
3、最后一星期为什么颠覆了?
回来后针对第一版的教案,网上讨论的第一个焦点是:要不要用上两篇课文,要不要设计外貌描写和篇末抒情的练笔。我最初觉得需要,是因为我自己设定的教案标题是《写一个人》。他们提出疑议后,我权衡一番,决定改变标题为《以事写人作文训练》,范围缩小了,删掉枝节,重点就突出了。
写第二版的时候,我把阅读到写作的转化,归纳为三个环节:分解、模仿、组合创新。尽管后来概念名称被建议更改过,但实质一直未被怀疑。
这期间,培欣作为老同学,敢想敢说,指出了我很多疏漏错误之处。比如课堂容量过大,提供给学生的写作框架分类不合理,课外范文不经典,迁移环节模糊,课堂用语不准确。觉得他说得挺好的,要不然29日那天还不让你们炮轰死。实际上到这里,大家基本也可以感受出我是怎么一个人了。上课不做笔记,教案丢三落四,思维全靠灵光,说话扯东扯西。一句话,粗线条。
说来你们也许不信,粗线条的人在自己学校试讲,以粗线条的方式居然把第二版的内容在一堂课里完成了。只是后来的后来回头推敲时,发现自己把研究点“找米”给简化处理了。
所以,恰逢刚湖老师受建源老师委托和我推敲教案。两次长谈,很明确,他提倡做减法,“一课一得”,把“找米”的环节做扎实,把研究主题突出出来,其它都是相对次要的。而我心里对砍掉“创新”是很不甘的,既想要体现研究主题,又想让“分解-模仿-创新”三个环节完整展现。因为“创新”这个环节,我是专门给那些看起来不是“米”的“米”而设计的。比如,在“宽厚”上有的妈妈可能比较正面,有的妈妈可能有很多负面材料。原先设想,“找米”的过程中我应该鼓励学生有啥找啥有多少找多少,然后根据“有意思”的原则去组合运用材料写出一篇性情之文。而不是像通常的做法,我们先给学生灌输一个中心思想,然后围绕中心思想去找材料。最后编出一篇“有意义”的作文。而金扬老师可能也是一位完美主义者,基于对我个人想法的尊重,基于对他自己班级学生的充分了解和信任,他鼓励我放手一试。应该说当时我是很喜欢走完美主义路线的,谁不想臭美一把啊。于是,28日那天我在自己学校试着上了第三版,可惜因为学情的缘故,没走完“分解-模仿-创新”三个环节。明知,金扬老师那个班级和我这边的班级不可同日而语,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刚湖老师的建议,做减法,减掉创新运用材料的环节,确保“分解-模仿”的环节有充足时间,也就是“找米”环节的充分展开。我不愿意冒险。毕竟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才艺展示课,这是一堂必须引领研究方向的示范课。这堂课当初交给我的时候就任务很明确了——“找米”而不是“下锅”。而且,“找米”的环节也远远比“创新下锅”的环节更有研究意义。否则一旦我上砸了“锅”,大家真的会把注意力都集中到“锅”上去,这是我最担心的。
后来实际上课使用的教案,我把“分解-模仿-创新”的环节改为“分解-模仿-运用”,等于把第三个环节卸掉了大部分。因为简单的“运用”只需要提示学生注意“围绕人物特点”即可,甚至在段中只需要“围绕中心句”即可。有老师提出“运用”环节不充分。其实如果不要求创新,真不需要在这个环节纠缠太多。我的行外同事的一个判断还是有道理的,那天学生最后15分钟练笔时写得刷刷的,应该效果还可以。当然,我也确实没有在那堂课里提供足够丰富的运用的策略。批评的老师说的是实话,实事求是嘛。只是这堂课有比“运用”重要得多的东西。顾不上了。
28日临开课那天,在我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刻,感谢组长帮我做了很多工作,包括教案的反复推敲润色。再细数这一路对我伸出过的许多热情之手,我只能感激地说,那堂课如果有什么让大家觉得还满意的地方,那是因为你们一直都在。是的。你们-我们!不是我!
4、假如重新来过
毫无疑问,只要不是公开课,我会用两课时。
引导学生做笔记,再也不能像我这么过了。让那些我问候不到的孩子也有事可做而且巩固收获。
少一点脑溢血似的临时嘴抽,相信再上一次我会熟练很多。毕竟29日那天的课(已经是第四版)是28日夜才最终敲定具体内容和细节的,少了试讲。
再碰到像五中那样高素质的孩子,我就敞开了让他们发挥。比如来个以小组为单位的“找米”比赛,看哪个小组找得多。找不到新米的就淘汰出局,给大家表演一个“垂头丧气”,但是我会给他们一些复活机会,利用这个复活机会,引导他们怎么多角度多方面地模仿文本进行观察。赢的给他们一个“扬眉吐气”的机会,把气氛鼓动得再H点。当然,这样很可能整堂都是找米课了。大不了,让批评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。呵呵,其实,我要谢谢大家的真诚批评。不是这些批评,我不定上得有多烂。
谢啦,各位同门。虽然下课了,我还会想你们的!

来自群组: 永春名师工作室中学语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11-4 20:16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
上台示众,捆手绑脚,可惜咱老康之才啰。然,咱组友均因你之力各有所得,谢也!况且,春花盛开过,秋实君自收,可矣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11-4 22:12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碰撞就会有火花;碰撞越激烈,火花就越猛烈、越四射,影响的范围就越广,受益的人就越多。让碰撞来得更猛烈些吧!星星之火可以燎原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 教师之家    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